二爷的许,小三儿的等 记《许你》

据说要写长评(笑)我是许久不曾正儿八经写长评了。

《许你》开头我看得很快,小三儿那样可爱,与二爷谈起恋爱来纵有小波折也教人心生欢喜,开心,看着他们就开心。

小三儿吃百家饭长大,无师自通得一手无本买卖本事,心思却不坏,不仅不坏,还堪称单纯,直白点说,就是死心眼儿。他还好哭,看着二爷,哭得稀里哗啦的,二爷就没别的法子去了。

像条小狗崽子,见到二爷就期期艾艾地跟上去,又不肯贪,只一眼就笑得开怀满足。这辈子小狗崽子是来收债的,可还债的人越还亏欠越多,只好继续还下去了。

二爷很好,循规蹈矩地过他的日子经营他的生活,直到遇见小三儿。似乎是看一眼,再看一眼,再再看一眼,一不小心就看到心里去了。

古井无波的心中投入了一块小石子。

这端方君子心里有了牵挂,也会不动声色地耍起流氓来,心摇神动,看那小木樃豆腐没得保留地待他至诚,终究是决堤。

算来是有不足的,不能在尚未婚配时遇见,然则有心,总归尽力得个各有出路。二爷心意如此决绝。

后来日本人来了我就看得慢了。

我怕。无论问多少次我都会答:我怕。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都占全了,我怎么不怕?

二爷安顿好家人,散尽家财,一把火烧了白家宅子,无声无息就离开他的小三儿参军去了。他连再看他一眼都不敢。再顽强不可催的心在爱人面前都是柔弱的,他不看,假装自己已经穿上盔甲。

此时中国风雨飘摇,前路未卜,无数仁人志士前仆后继,以血荐轩辕。

三儿不知二爷去向,便自个去找。他在动荡中走,在废墟中哭,最后成了战地医院里的白医生。他几乎死去,又苟延残喘,直到与二爷奇迹般重逢。

二爷不敢见他,他却由不得二爷不见。

“许你生生世世,未有那相思苦,免去那分离痛,留得那相守地,可得那善始终。”

承诺犹在耳边,哪容得一纸空言。三儿留他,一夜春风,却又放他走,要得一个应答就满了一整个世界。倘若二爷不回来如何?便等,等成一缕幽魂,不知能否了此心愿。

二爷的狠二爷的怜二爷的痛,三儿都装在心里了。

我怕的他都不怕了,爱使人脆弱易折,爱使人坚不可摧,他有漫长的时光,去等,或去相守。

别无他法。

附我爱的歌词一首,记这生生世世未了缘。

每一生都等你

原唱 :陈洁仪
填词 :欧志深
谱曲 :许常德,涂惠元

曾在世外寻你 这天终可碰到你
如梦见像忘记 这种感觉美不美
弥漫了烟气 面前看不清的你
未能看穿的天机 悲中乍喜

无论哪样神秘 每一生都会等你
谁是你或忘记 信必总有再会期
延续这福气 在来生都依恋你
一刹细腻 来延续晨曦

再生再死 记天载地
缘灭缘又起 个中诡秘
或会喜中乍悲
随一个又一个传奇 相拥至死

醉生醉死 某天某地
缘灭缘又起
这刻跟你 不准忘记
泪儿收起 不想惊动你

评论
热度(6)
  1. 两只水泥搅拌机swan 转载了此文字
    鸟鸟你不去写文简直浪费!这文笔!这才情!这文隔了这么久还有人写评我简直受宠若惊了。。。。。你屯粮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