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游记/八净】花妖的报恩(断章十一至 )

断章十一

八月过了一半的时候八戒终于回来了。

那天正好下起了雨。这个时节不下则已一下常是暴雨,八戒背着一株牡丹风雨飘摇中来,撑着一把破油纸伞可谓一点用处也无,偏生被他撑出了翩翩君子的气魄,连一身泥泞都显得可爱了起来。正在解蓑衣的悟净抬头猛然看到八戒,不禁有些傻眼,脱口而出:“你怎么回来了?”

八戒:“……”

悟净:“……”

老实说这突的一个照面,是有些尴尬的。悟净这短短的时间内就被八戒救了两次,按理说是天大的恩情了,可真正相处时又谈不上多好,不是吃瘪了就是昏昏沉沉的,而八戒虽然很喜欢牡丹,却始终没办法把眼前人高马大的红发男人跟一株牡丹联系到一块去,连三分熟悉都没有,这当下二人神情便都有些古怪。悟净干笑两声,连忙亡羊补牢,“我不是说你不能回来,这不是没准备么,”说着上下打量着八戒,见狼狈是狼狈了些,还晒黑了许多,却不见明显伤口,稍稍宽心,“进屋里休息去,我去找卷帘过来给你看看。”

八戒见悟净慌忙把蓑衣斗笠又穿戴上,笑起来,“好,你去吧,我找点吃的先。”

悟净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补充道,“灶头上有我早上熬的汤,小猴子今天没来,锅里应该还剩几个馒头,大概都冷了,你先将就一下,等我回来。”说完,也不等八戒反应,匆匆跑了出去。

小猴子是指悟空吗?八戒愣了愣,停下来在雨中目送悟净,等他回来……难道是等他回来做饭吗?八戒偏头想了想,很是觉得违和。

其实他居住的小村子离皇城并不很远,说来也是在御驾亲封的皇庙底下,可八戒挑的地方实在偏僻,平日里十分清冷不止,还简陋土气得很,那个一身江湖人打扮的悟净往院子里一站,要多格格不入有多格格不入。光是那头跟红牡丹一样热烈的长发就能让八戒生出“那男人合该过声色犬马的日子”这样的念头来,让他洗手作羹汤这种事八戒想都没想过,当初悟净口口声声的报恩八戒当然也不会真有指望。

可如今悟净真的做了,八戒除了觉得违和,又有些高兴。他捂了捂胸口,寻了个干净处把牡丹和行李一同放下,又换下湿漉漉的衣裳,走到厨房里找着悟净说的吃食,边吃边打量四周。

几个月不见,八戒居然有些认不出自己亲手建起来的草屋了,除了外头还建了个不知哪家人的屋子,这里头似乎没变,又似乎都变了,原本有些破败的栅栏修葺好了,屋檐下挂着腊肉和红椒,墙角多了许多架子,有些居然铺着草药,灶头上柴米油盐零散地放着,颇有一种悟净式的乱糟糟,卧室里多了个柜子,想来该是放着悟净的衣裳行李的,床上被子没收拾好,床头放着几本医书,院子里桌子上摆着一副围棋,另外还多了一张小茶几,一张摇椅,摇椅在雨水的拍打下轻轻摇晃着,仔细听还能听到吱呀声。这多了许多东西,又好像不止多了这些东西,八戒想了想,大概是多了生活的气息。

八戒最是会生活的,以前和花楠住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小屋子总是温馨又温暖,后来一个人住了,不说粗心大意,只是大体从简,难免在周遭的冷清上再加冷清,这地方看着便没有太多活人气。如今多了个悟净,竟然又显得热闹起来,八戒呼出一口气,放下汤碗,脚步都有些蹒跚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进卧室。

他几乎沾床就睡着了。

 

“小八河童说你回——”

“嘘——”卷帘一把捂住悟空的嘴,小声说,“没看到你八戒哥躺着吗!”

说着,他让出门口的位置让悟净、天蓬、三藏进来,小小的屋子一下子挤满了人,悟净也顾不上,绕过卷帘坐到床边伸手按在八戒头上,试出温度平常,还没松口气又见八戒没一点动静,眨眨眼皱起眉头看向正互相挤眉弄眼的天蓬卷帘;天蓬轻咳一声,换下悟净坐在床边被八戒把脉,还没等他说出个所以然,那头三藏已经推门走出去了。

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重新放晴的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只有六道颜色。屋里传来小小的欢呼声,紧跟着悟空从里头跳出来扑到三藏身上,三藏也不拦,“三藏三藏你不问问我八戒的情况吗!”

“哼,”叼了一根烟点上,三藏斜睨还没自己腰际高的悟空一眼,“看天蓬一脸轻松,就知道没什么大事。”

“也就那小子会关心则乱了。”跟着悟空出来的卷帘补上一句,也叼上一根烟跟三藏借了火机,没抽几口天蓬也加入了他们,吞云吐雾的引得悟空嫌弃地挥了挥手,跑出去玩去了。

今天小村庄的日子也很平和呢。


TBC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