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歹也参加了Jewnicorn大赌盘,就借自家地盘碎碎念几句吧。

对这两个人,我是觉得不再相见也挺好的。

我是CP党,不是JewnicornCP党,是TSN!EM CP党。虽然有爱屋及乌的时候,例如EM和Jewnicorn,但在我这里很明确的是,真Mark,TSN!Mark,Jesse,真Eduardo,TSN!Eduardo,加菲,是完全不同的六个人。对TSN我是CP党,对真人,我只能说是最喜欢Jesse,然后喜欢真马,还有点喜欢加菲。

都不是本命,我本命是堂本刚。

但我确实很喜欢很喜欢Jesse,完全超乎我当初想象的喜欢,而且远不是因为TSN和Mark,仅仅只是Jesse本身。因而对我而言,Jewnicorn的重要性还及不上Mia一个笑脸,因为现在她才是那个跟Jesse一起微笑一起生活的人。

说这么多我的琐事,是因为我听说为了Jewnicorn加菲粉和Jesse粉掐过,就在加菲和石头恋情曝光那阵子。我前阵子不知怎的被我一个基友双关了,估量了下大约是我刷EM那阵子双关的,她是加菲粉。我很伤心,虽然没再去找她,却忍不住想找个地方表明一下心迹,我只是喜欢EM和Jesse,并没有因此而对加菲有什么怨念和排斥,除了喜欢Jesse和Mia这对,对加菲和石头也十分乐见其成,他俩是很可爱很甜蜜的一对。

对RPS我向来认为任其自流就好,只要他们开心,跟谁在一起都是次要的。只要Jesse和加菲开心,他们跟谁在一起我都开心。

对Jewnicorn——终于讲到正题——我只是感慨。还是前阵子,我翻看他们当年的照片,有一套图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大约还是为TSN宣传的时候,不知是什么晚宴,贾老板他们也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拍照,加菲出现的时候,整整9、10张图,他的手就没离开过Jesse,Jesse也看着他笑得很开心。我为此发过一条微博:http://weibo.com/1908121980/BxBg3A1sy?type=comment 有兴趣的可以一看。

这之后我又看了一篇访谈,跟Jewnicorn八竿子打不着的狄龙的访谈,龙哥在里面说到他跟成龙,我摘录一段:

狄龙:我识成龙时,拍紧大海盗。要系清水湾驶一条船出公海。当时成龙捞替身,船出到大海,原来佢晕大浪,又唔妈同导演讲。佢同我讲,我话比导演知,叫左一艘船送佢上岸。佢对我不知几感激。你记得佢0系罗维公司吗?拍古龙既小说,古龙话:我既小说系写比狄龙、姜大卫拍既,唔系写比你拍。佢既古龙武侠片,上一部,被我(武侠片)打一部,部部都遇着我打佢。佢后来见到我,双手作揖:老豆,我拜你,你唔好成日打我嘞,老豆。好长一段时间,佢都叫我老豆,甘都叫左好多年。近年有一次,王羽返香港,大家一齐去跳舞,成龙叫我龙哥。我当时有D敏感,叫我龙哥?!虽然叫乜都无所谓,但系会令佢同我都谂起以前,有D唔知点咯。 
林冰:系既,佢叫你老豆,可能在座会有人问:咦!你地系契爷契仔咩?岂不是又要带出一笔辛酸史来。人系会甘既,每个人都想happy,任何引致不快的,有意无意都会回避。正如威利话,霉时朋友唔见晒,见了面又不知讲乜好。不见难,相见更难。 
狄龙:系呀,我系台湾见到查理(秦祥林),问:有无上威禾找陈自强?佢话:有时有,不过无乜瘾。佢甘忙,电话又多,见到积奇又唔知点。 
林冰:系呀,秦祥林最红的时候,积奇最霉。祥林重时不时扮肚痛,要导演用替身。等积奇找翻D使用。依加,祥林要等有交情的人比戏拍,而积奇做了国际巨星,见了面系会唔知点架。 


“老豆”是粤语里“老爸”的叫法,“有D唔知点”是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要用什么态度面对。

“霉时朋友唔见晒,见了面又不知讲乜好。不见难,相见更难”,倒霉时朋友全不见了,见了面又不知道讲什么好。不见难,相见更难。

我看着看着,不知为何突然就想起了Jewnicorn。他们当然都称不上倒霉了,都在各自的修罗场上奋斗呢,可曾经那样好的两个人,后来又不那么好了,再见面是否也是如此,亲近不是,不亲近也不是,难免为此尴尬,不知如何是好。

这么一想,便觉得见尚不如不见。

我小时候有过一个好友,成绩很好的,骄傲又漂亮的小女孩儿,很仗义的人,对我很好,后来她考初中失利,偏偏那时我是个屁事不懂不会看人眼色的小破孩子,竟然还追问她,她自是不愿意答的。这样得罪了她,再加上我们上了不同的学校,尽管我不甘愿,这朋友也算是没了。

高中时有一次意外在滑冰场见到她。我学滑冰是她带我去的,没想到会在那样的老地方久别重逢,本该是喜悦的,临到头了更多是惊诧和难以言喻的尴尬,所谓五味陈杂,勉勉强强扯谈几句,叙叙旧,也算表了态。

我们交换了交流方式,却真的没再交流了。其实我是想见她的,可见了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也许不见各自还能存一丝念想。

我跟我的朋友,和Jesse跟加菲,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但其间种种心情说不定也有相通之处。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正因为曾经是那样的好过,再见面也不知道会怎样,不见,他们也好,我们也好,也还有一丝念想。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