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EM】七年之痒 7

“嘿,我知道daddy终于回来了你很开心,”Eduardo拦住Beast揉揉它的头,“但他现在很累,要去休息了,Beast是好孩子,别去打扰他,陪papa待一会。”

讨论结束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Eduardo叫了外卖宵夜让大家吃过了才散的。Mark吃了几口意粉,人刚走完他就匆匆往楼上去了,Eduardo只来得及说一句,“别睡客房,我会去睡客房的。”

Mark点点头就消失在楼梯口。

Eduardo把Beast领到厨房,给它倒了一食盒狗粮,蹲下,看它埋头痛吃。虫鸣声被窗户阻挡了听不真切,呼吸声和Beast的咀嚼声却是清晰可闻;Eduardo歪歪脑袋,梳理着Beast有些打结的长毛,倾身松松地抱住它。

Beast抬头拱了拱Eduardo,又舔了舔他的下巴,低头把他轻轻顶开,继续自己迟来的晚餐。

Eduardo离开厨房,开始收拾客厅的一片狼藉。等他再也找不到事情做了,Beast也在自己的窝里睡着了,时针已经开始走向一点。他把Mark吃剩的意粉放进微波炉里热好,坐在空无一人的厨房里吃一口顿一口地把意粉吃完了。

“真难吃,”Eduardo开口,声音低沉地回荡在这房子里,“难怪你不肯吃完。明天带你去吃好吃的,Mélisse的虾做得不错,你会喜欢的。”

他把餐具收拾好,一边洗一边点着头,“看你那样子,又把自己折腾狠了吧……被doctor Chen知道的话……又该……”

他手里的动作跟语速一起慢下来,最终消弭于无声,只有水龙头的水还潺潺流着,击打在磁盘和不锈钢水池上,甚是悦耳。Eduardo一动不动地站着,低着头,像是要把自己站成一座雕像。

凌晨两点的时候他终于晃悠到客厅,桌上Anna留给他和Gretchen的资料还在,他坐在沙发上看它一眼,又看了一眼,到底是拿了起来。

 

第二天突然惊醒时Eduardo才发现自己睡着了。从沙发上坐起身,薄薄的被子随着他的动作滑下来,Beast蹲在桌子边上面朝他,灯已经关了,就像每一个常见的加州早晨,阳光让整个客厅都亮堂堂的。

“早上好Beast,”他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探出去盲目寻找Beast,等它自己凑了上来才落到实处,“你daddy呢?”

才问出口他的手就僵住了,慢慢收回来后他又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Beast已经蹿到院子撒欢去了。等他上了楼,推开主卧的门,只剩被动过的电脑和稍嫌凌乱的床铺证明这栋房子的另一个主人回来过。

Eduardo靠在门框上站着,抬起一只手掐着眉心,又用双手拍打自己的脸,站直了,深呼吸,吸——呼——吸——呼——

脱了衣服走进浴室,他开了冷水把自己浇了个彻底。

 

*

 

Gary这几天不太好过。今早各路媒体不出意外地把Facebook总部前门后门都堵上了,即使加派了保安也足够让人精疲力尽。

抽着烟,Gary从三楼眺望还被记者们守住的门口,盘算着如果能让他们看到Mark和Eduardo同进同出热情大概就能退一半了,多看几次大概就能散了,也许该去提点一下他们。把烟蒂按在窗边的烟灰缸上,他揉着眉心长出一口气,快到下班时间了,很快又是一场硬仗。

但事情来得比他想象的要快,一辆黑色奥迪出现在大门口,看起来十分眼熟。

“噢——这两个家伙!”Gary拍了下窗棂,转身冲出吸烟室,边走边拨电话,很快那边就接通了:“是你在门口?”

“Gary?”被记者们拍打着车窗的Eduardo进退两难,“对,是我。”

“听着,什么话都别对记者说,让他们去猜,”Gary对保安招手,“现在在那里等我们给你开路。”没等回答他就盖上了电话。

“Gary——Gary?”听着忙音Eduardo搓了把脸,轻轻一拳打在座椅上。

这花了他们好几分钟,意识到车里坐着的是本次事件的另一主角似乎让记者们更兴奋了。走进Facebook的办公主楼后Eduardo还皱着眉头,反而是Gary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的样子像是无声的鼓励。

“谢谢,”Eduardo回了一个笑容,“辛苦你们了。”

“只要你们不再折腾就算帮我的忙了,去吧,”Gary指了指大厅,“他在那里。”

他在那里。Mark在那里。


TBC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