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坑了就重新看了看风筝,emmmmmmmmmmmmm有点想看下去但为啥没完结,emmmmmmmmmmmmmmmmmm我原本是想写啥来着?

很高兴亲眼见证你推开了那扇门❤

双:

梦开始的地方❤️

【龙远】Oh captain, my captain.

1

马龙其实很早就知道林高远了,最早是什么时候已然模糊,但总归有着“二队有个小孩还可以”这样的印象。

后来“马哥和超哥的独苗苗”代替了“二队的小孩”,可12年是伦敦奥运年,马龙无暇他顾,等他能顾上了,“独苗苗”又成了“二队的小孩”,再后来,倏忽的,就到了13年的乒超联赛。

他作为队长重新审视这个叫林高远的队员时,第一个念头还是“真是个小孩子”,尽管他知道作为乒乓球运动员18岁真的已经不小了。林高远含含糊糊地小声抗议,已经成年了,长大了,龙哥你别老当我小孩,可他就连抗议的方式都像个孩子。

马龙哑然失笑。

太阳下相同的事一次次重演,只不过以前在林高远那个位置的是他自己。

2

“一样个...

【胖远/环太平洋AU】风筝 下(三)


林高远啃咬着下唇。

马龙啪地在他额头上弹了一指。

“龙哥!头痛!”

“别咬嘴唇!你这酒量好意思说自己军队的?大肥人呢?”

林高远看看四周,分给他们的是一个双人房间,小得很,实在藏不住人。“去拿早餐了?”

“怎么门没关……龙哥?你怎么来了?”

马龙和林高远看向门口,樊振东手上垒着五个食盒,高高地用下巴压着,走了进来。

“早,”马龙扬了扬手里一沓文件,“有点问题想问你们。”

樊振东放下食盒,随手给林高远塞了一个,打开来是热腾腾的粥,林高远小小地欢呼了声,樊振东眨眨眼看看他,才转头接过马龙手里的文件。

全是飓风号在这次演习中的战斗数据。

“昨天科研组的没来party就是在做...

【胖远/环太平洋AU】风筝 下(二)

他们分手是春节那会,队里不少人休假去了,剩下的人东拼西凑的竟然也搞了个像模像样的军队“春晚”,樊振东和林高远不用执勤,都参加了。

那时候的林高远和现在的林高远一样,跳舞了,也喝酒了。散场的时候他醉醺醺的,东一脚西一踏,樊振东拉着他的手肘,想背他又怕他待会吐出来,两人歪歪扭扭地走在路上,慢慢地能回宿舍的队友已经先他们一步,回不了的也在会场里睡了一地,昏暗的路灯下仿佛只剩下他俩。

“胖啊,小胖啊——”

“在,在,我在呢,别叫唤,耳朵痒。”

樊振东一把把要往草地里走的林高远扯回来,干脆搂着他的腰,可醉鬼并不领情,猛的把他推了个踉跄,冲到路边扶着树呕了起来,樊振东赶紧走上去扶着他摩挲他的...

【胖远/环太平洋AU】风筝 下(一)

涉及外国人(包括华人),鉴于我对外国选手了解太少,会出现部分原创角色,戏份不重,一般走个过场。

 

驾驶舱内按理说是没有风的,即使有风,被层层铁甲包围的他们也不应该能感受到。他们和机甲连为一体,以铁为肤,用钢做骨,造一道铜墙铁壁,练一颗心如木石。

没有风,可他感觉到了风。

林高远侧过自己的身体,几乎是同时,樊振东跟他做了一样的动作,他们的机甲避开了一道射击,回转身开了一枪。

另一架涂着迷彩的机甲出现在他们的视野,看起来只有他们驾驶的飓风号的一半大小,被枪击轰出了五六十米远,在雷达上,这架机甲显示的方位在几乎相反的位置,而且成像并不稳定。

樊振东短促地笑了一下,林高远...

cr蔡照照照照儿

谢谢姑娘的授权!

抓到一个突然冒出来跟高远儿打招呼的胖儿233333333

一个没回头就抬手招呼,一个惯性扶背招呼,可以,是甜的!


刚写完文章、发出来后,我会经历一段时间的焦虑,因为这是段空白期,我深知在这段时间里自己没办法客观地评价自己的作品。是写得还可以呢?还是写得很烂呢?是不是又盲目自信了呢?说到底还是怕写得不好,而且自己还不知道写得多不好。
然而这种恐惧本身用处不是很大,没办法解决问题,还可能让自己再不能解决问题。
我也不能逼着别人说,不喜欢也给个理由,我好改进。
只好蒙着眼睛往前冲了。

【胖远/环太平洋AU】风筝 上(完)

十一

警报鸣响的第二分钟,陈玘来了。

“这次又是谁?哦,他俩啊,不该啊这搭档都换过几次的人了,这会凑上了还都追兔子去了?”

训练室里的警报声大多数时候是这样两种,一种是骑士间精神契合度降低到无法支撑机甲正常运行,链接出现问题却仍然强行继续,例如樊振东和周雨那一次,一种是追兔子,不像前者,追兔子并不能造成即时的精神损伤,因此这一次并没有一个队的医务人员紧急待命,但某种程度上追兔子却更加危险,因为不知道陷入回忆的骑士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樊振东追兔子去了,”肖战阴沉着脸不说话,死死盯着监视屏,陈洋拿下眼镜揉了揉鼻梁,回答陈玘,“按理说在精神链接不稳定的情况下两个人精神契合度会下降,没想到他...

【胖远/环太平洋AU】风筝 上(十)

事情要从半个小时前说起,樊振东和林高远进入模拟仓,合上仓盖,肖战还在通过通讯器跟他们念叨,“你们的精神契合度报告数据相当不错,也都不是新队员了,按理说没什么问题,但我还是要再强调一下,精神链接带来的脑部冲击波可能会让你觉得很真实,但这只是你的大脑在欺骗你!记住,那些都只是回忆,不要去追逐它,人类的精神是极其复杂的东西,很多事情是未知的,上了战场教官也帮不了你们,虽然跟怪兽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十年,机甲依旧是你们的战场!不要试图挑战风险,而且一旦开启了心智共感,出了问题就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要想想你们的搭档!这一刻起你们就是一个人,明白了吗?”

“明白了!”

“明白了!”

回答的声音很...

【胖远/环太平洋AU】风筝 上(八,九)

非主演角色死亡预警,所有设定和情节仅仅出于剧情需要,我对此非常抱歉,这和真人真事真的全无关系。
写RPS太吓人了,哇地一声哭出来,谢谢你们的评论和红心,这对我挺重要的。

  

“选择选择,我就不能不选吗?”林高远直愣愣地盯着周雨,“雨哥,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你问了我多少次了,再问也没用,”周雨看着电脑掏了掏耳朵,眼睛都没抬,“不行就是不行。也就明天的事了,眼睛一闭腿一蹬不就过去了。”

“啥叫腿一蹬啊哥,天啊,我那时候怎么就心软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出息了,说得你真能狠得下心来似的,闹腾闹腾就得了,小胖那样儿都快哭了,真哭了别怪哥跟你过不去啊小远儿。...

【胖远/环太平洋AU】风筝 上(六、七)

薛飞出早操时步伐轻快,尽管昨天他和他的搭档——现在是前搭档了——尚坤用偷偷藏起来的啤酒作“道别”时看起来颇沮丧,今天的笑容依旧是宿醉也挡不住的。他和周雨打了招呼,和樊振东打了招呼,和林高远打了招呼,到食堂吃早饭的时候坐到周雨旁边,笑得腼腆:“雨哥,以后多多指教啊。”

“小飞儿啊,”周雨半揽住他的肩膀揉揉他那头短短的软毛,笑嘻嘻的,“指教就不用了,一个组的,以后哥罩着你。”

“谢谢雨哥!”薛飞拿起一个窝窝头,抬头四处看了看,“东哥和远哥呢?”

“他们啊……”周雨皱着眉头突兀地笑了声,没等薛飞问怎么了,林高远就从门口走了进来,脚步生风,盛了一碗粥就直奔周雨的方向,冷着一张脸坐下就开始喝...